诚信      专业
              严谨      尽责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021-60535387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开凿克拉运河将酿成投资悲剧 马六甲困局是伪命题

2015-5-26 9:22:07  |  来源:[和讯财经]

  云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刘军撰文指出,从国内安全的角度来看,克拉地峡所在的泰国南部穆斯林地区历来怀有二心,分离主义和恐怖主义势力长期存在并不时兴风作浪。一旦在此地区开建运河,不啻于在马蜂窝里施工。泰国南部独立建国,将是泰国人永远的噩梦。其实,被反复炒作的克拉运河,只是一场世纪闹剧,如果落实,则多半是场投资悲剧。

  4月10日,“中泰双方”就泰国克拉运河投资建设项目举行签约仪式并共同召开“新闻发布会”。一个月以来,这条消息持续发酵,引发了相关国家朝野和媒体的广泛关注。

  世纪闹剧

  从大约5000年前的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文明至今,世界各国的人民先后修筑了数量众多、大小不等、长度不一的运河。从全球海运 史的角度来看,19世纪是运河的世纪,英国、法国和美国等大国先后启动了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的修筑工作。泰国人的运河梦,始于现代泰国的缔造者拉玛五世(1868年至1910年在位)。

  1869年,即拉玛五世登基次年,苏伊士运河通航。热衷于学习欧美以达到富国强兵目的的拉玛五世,提出雄心勃勃的克拉运河计划,并于1897年首次 访问欧洲,但终因国际海运需求有限,泰国自身国力有限而不了了之。此后,日本也曾经于二战期间和1970年代两次推动开凿克拉运河,同样因战况恶化、财力 不逮等原因而不了了之。

  2004年初,时任泰国首相达信提出开凿克拉运河,并聘请日本专家进行可行性论证,但运河项目最终在民众反对声中流产。2006年10月底,在中国-东盟(亚细安)商务与投资峰会上,克拉运河议题再度高调亮相,但仍然没有下文。2014年3月初,克拉运河再次成为新闻头条,而柳工(000528,股吧)、徐工、三一等中国大型企业则被“牵头”。随着这些单位的迅速辟谣,运河项目自然是再次没有了下文。

  此次炒作,依然是漏洞百出,依然是了无新意。从签约者来看,签约双方看似分属中泰两国的企业,而实际上是同一家中资背景企业在两国分别注册,等于是自己和自己签约。从出席者来看,堪称国家发展战略级别的项目,中泰两国官方人士并未出席。依惯例,这种层级的项目,应该有总理级别的人物出席和见证。

  从签约金额来看,号称达到“280亿美元”。这个数字首次出现,最初是在2004年初达信政府的评估之中,而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已经从当时的 8.28狂跌至如今的6.21。甚至,签约仪式背景墙上的英文拼写都是错误的,把“基础设施”写成了infranstructure!更有甚者,“中方企业”以“国家绝密”为由拒绝采访。“国家绝密”项目,有可能举行公开的签约仪式吗?有可能召开新闻发布会吗?

  只要是谎言,就会被识破。在历经媒体的再次狂欢之后,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表示:“没有听说过中国政府有参与该项目的计划。”中国驻泰国大使馆新闻 发言人也表示:“中国政府相关部门迄今为止没有参与克拉地峡的任何研究以及具体合作,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还未发表过任何立场。”泰国驻华大使馆、领事馆 亦表示并不知情。中泰官方的辟谣,为此后中国国内关于克拉运河的炒作划上了句号。

  无利不起早。“克拉运河项目”既然是炒作,自然是有目的的了,而目的无外乎金钱和政治。从泰国方面来看,这两重目的都是有的。达信政府的炒作,自然 是有明确的政治目的,一方面是兑现当初的竞选承诺,一方面是争取泰国南部穆斯林的选票。从社会和经济角度来看,一旦运河建成,堪称“摇钱树”,对于泰国社 会经济发展的意义无疑是极为重大的。此后,泰国方面仍将有人炒作这一话题。至于中国某些人的炒作,虽然极力挂靠“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建设”等“高大上”的国家发展战略,仍然无法掩饰其铜臭本色和逐利本质。

  投资悲剧

  一旦建成,克拉运河这条长约100公里的“东方的巴拿马运河”,将直接贯通太平洋(601099,股吧)的泰国湾和印度洋的安达曼海,将成为马六甲海峡的替代航道。与取道马六甲海峡相比,经由克拉运河的船只,其航程可望缩短约1200公里,航时可望节省两至五天,可望节省巨额运费。

  不过,如此诱人的项目,一旦投资,难免沦为世界级的投资悲剧。

  从经济角度来看,克拉运河投资巨大。按照当今的汇率测算,其前期投资将达到380亿美元左右,若算上中期的移民安置、环境保护和后期的维护、管理费用,必将突破400亿美元。尽管能够缩短航程和航时,节省运费并更加安全,这条施工时间长达15年左右的运河,何时能够收回投资成本还是个巨大的疑问。毕 竟,缩短航程和航时更多,节省运费更多的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都曾经长期亏损。

  从技术角度来看,克拉运河的开凿不会是一朝一夕之功。从目前透露的信息来看,运河至少存在所谓的北线方案、中线方案和南线方案。运河选址存在巨大争 议,其中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就是技术和施工难度。运河一旦建成,泰国领土从此被分割为南北两个部分,必将被迫开凿横跨运河的大量桥梁和隧道,以沟通南北。 此外,运河两侧的海平面高度不一致,必将筑成水闸式运河,这也会增加成本。

  如果说投资收回、施工技术,都还属于可控风险,那么,克拉运河一旦开工,还将面临更为复杂、更难管控的政治和安全风险。

  从国际政治的角度来看,克拉运河最大的卖点在于取代马六甲海峡,而马六甲海峡最直接的经济受益者是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作为既得利益者,它们会轻易放弃马六甲海峡吗?同时,开凿运河可能造成东盟国家的内部分歧和分裂,可能引发地区权力格局的再平衡。

  从国内政治的角度来看,近20年来,泰国国内政治局势动荡,政府更替频繁,街头政治蓬勃发展,国王垂垂老矣而后继乏人。工期如此漫长的运河项目,将 面临难以预料的巨大政治风险。在截至目前的20多位泰国总理中,达信是唯一能够顺利完成四年任期的佼佼者,但仍然被政变推翻并沦为通缉犯,亡命天涯。中泰 两国间的“大米换高铁”项目就是现成的例子,目前它已经几经波折,而前景未必乐观。

  从国际安全的角度来看,美国、日本和印度等大国,出于各自利益的考虑,也极有可能插手运河相关事务。马六甲海峡是美国掌控世界的关键通道之一,更是 封锁中国的咽喉要道。近期,美国航母舰队就在马六甲海峡附近游弋,在南中国海举行军事演习,而日本安倍政府更是持续和积极地对中国实施外交追踪和战略围 困。中国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尚未成立,日本已表示要动用1000亿美元建设亚洲基础设施,其对华战略追踪和对抗,已成司马昭之心。至于扼守马六甲 海峡西侧的安达曼海,一直被印度视为禁脔,早已在此驻有舰队,设有海军航空兵基地和雷达监测站等军事设施。

  从国内安全的角度来看,克拉地峡所在的泰国南部穆斯林地区历来怀有二心,分离主义和恐怖主义势力长期存在并不时兴风作浪。一旦在此地区开建运河,不 啻于在马蜂窝里施工。泰国南部独立建国,将是泰国人永远的噩梦。这并非空穴来风,也绝非危言耸听,而是已有先例。巴拿马运河的开凿,不仅导致法国、英国和 美国等大国先后强力插手哥伦比亚内政,还最终导致了巴拿马地峡地区独立建国。

  那么,正在努力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中国,有可能出于所谓的“国家战略”考量而建设替代马六甲海峡的克拉运河吗?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自从 1990年代初中国成为石油净进口国以来,所谓的“马六甲困局”就不绝于耳。但实际上,这是一个伪命题。中美两个核大国之间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极低, 因而封锁马六甲海峡更多地只是一个虚拟的场景。

  更为重要的是,如果美国可以封锁马六甲海峡,那具备全球军事投放能力的美国为什么不能封锁克拉运河呢?此外,法国人费尽千辛万苦修筑苏伊士运河和巴 拿马运河,最终都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而已。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事实上,如前所述,中国官方已经含蓄但毫不含糊地表明了相关态度和立场。

  过去一个世纪里,克拉运河始终停留在媒体头条之上;未来,克拉运河可能也只是停留在媒体头条和设计蓝图之上。

关键词:投资